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介绍 >

中国退役军人丨赵庆珍:为了蓝天下的约定他离乡千里安家照顾烈士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21-11-24  

  )赵庆珍,江苏省徐州市人,1971年出生,1989年考入原空军第二飞行学校,毕业后分配到原广州军区空军部队,历任排长、指导员和作训参谋,现为中共邛崃市委办公室财经科科长。2007年转业时,为了实现当初对牺牲战友的承诺,赵庆珍毅然来到四川邛崃安家落户,与妻子一起为牺牲的战友尽孝,用真情抚慰烈士母亲的丧子之痛。2014年,赵庆珍荣获“四川好人·首届感动四川十大年度人物”称号。2016年,被评为第四届四川省道德模范,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  在川西平原的邛崃市,赵庆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乡人。他的老家远在江苏徐州,当年服役时部队驻地在武汉。按理说,转业时他可以回到江苏,也可以留在武汉,可他为什么会选择到四川一个陌生的城市安家落户?这是因为,他的飞行员同学、邛崃籍战友余江在28年前的一次夜航训练中牺牲,为了兑现曾经在蓝天下许下的承诺,他专门来到这座城市,替牺牲的战友照顾母亲。

  赵庆珍:余江牺牲了,为国家作出了很大的奉献,他的母亲应该得到社会上的关爱和善待。现在,我们一家四口在一个户口本上,虽然我和老人没有血缘关系,但我打心眼儿里认为,我们就是一家人。

  1989年,赵庆珍以优异的成绩通过飞行员招飞考试,进入原空军第二飞行基础学校,后转入空军某航校进行飞行训练。在飞行训练期间,赵庆珍与余江同住一室。余江10岁时父亲去世,赵庆珍13岁时没有了母亲,相似的家庭境遇,让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  赵庆珍:我和余江是一个班的战友,一直到他牺牲之前,我们都住在一个房间里。再加上我俩都是年纪比较小离开家乡的,也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人,平时在一起无话不谈,感情一直比较好,在训练艰苦的情况下,也会互相鼓励。

  随着飞行训练强度的加大,赵庆珍和余江对飞行员的高风险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。有一天,余江对赵庆珍说:“珍哥,我一直有个心结,我不怕为国捐躯,可我就是放心不下妈妈。”其实,不只是余江,这也是飞行员共同的心结。于是,赵庆珍和余江在蓝天下许下了生死承诺。

  赵庆珍:随着我们对飞行部队了解得越来越多,大家的心里都明白,在飞行当中随时可能会遇到危险。有一天,我和余江私下里就互相约定,一旦谁在飞行过程中发生意外,另一个人就帮忙去照顾对方的老人。余江家里的情况比较特殊,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。

  没想到,原本一句了却心结的誓言,竟一语成谶。1993年8月,在毕业前的一次夜航训练中,余江驾机返场时发生意外不幸牺牲,那一年余江才21岁。

  赵庆珍:当时,我也正在空中进行飞行训练,塔台呼叫他的时候,一直联系不上。作为一个飞行员,我非常明白与塔台失联意味着什么。当时,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不敢往下细想。飞行结束后,我得知了余江牺牲的消息,心里非常难受。

  好战友、好兄弟的突然离去,让赵庆珍心如刀绞。匆忙赶到部队的余江母亲程秀莲,在确认儿子的遗体时悲恸不已,当场昏厥。赵庆珍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就在这一刻,他暗自决定,一定要履行与余江的诺言,今生为余江的妈妈尽孝。之后,他给徐州老家的父亲写信表明了自己的想法,希望能够得到家人的理解。

  赵庆珍:因为我父亲没读过书,我就写信给我哥哥,把余江牺牲的情况和家人交待了一下。我在信中说,我跟余江许过诺,如果他将来有什么意外的话,我就帮着他照顾他的家人。了解情况后,我哥哥就代我父亲给我回了信,说家里人支持我赡养余江母亲的做法。

  1994年春节,赵庆珍利用探亲假的机会,第一次来到余江的家乡四川省邛崃市战斗乡。余江的妈妈程秀莲是一名教师,余江牺牲后,程妈妈精神状态不好,没有办法继续上课。这一次假期,整整20多天时间,赵庆珍都陪着程妈妈,每天陪她散步、聊天。回部队前,赵庆珍还专门带着老人去成都散心,希望她能够从失去儿子的悲痛中走出来。

  赵庆珍:回部队前,当时我就已经称呼她为妈妈了。我说,妈,你放心!我肯定还会来邛崃的。我既然说了过来照顾你,就会像余江一样陪着你,我肯定会做到的。后来每年部队休假,我基本上都是到邛崃这边来陪程妈妈了。

  就这样,赵庆珍以“儿子”的名义,一直与程妈妈保持书信往来。平时只要一有假期,或者出差路过成都,就会去看望老人。1997年春节,赵庆珍还专门到邛崃陪程妈妈过年。有一天早晨,赵庆珍敲程妈妈卧室的门时,发现没人应声。他感觉情况不对,立刻破门而入,发现程妈妈已经昏迷,旁边放着取暖用的蜂窝煤炉。他赶紧背着煤气中毒的程妈妈往附近的医院赶。到医院之后,医生告诉他,如果再晚来一会儿,老人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。因此,赵庆珍更加放心不下孤身一人的程妈妈,不由地产生了一个念头:将来在邛崃找对象结婚成家,让另一半能够替他在程妈妈身边照料。

  赵庆珍:那一次也吓到我了,我说,妈,看到你这种状态,我真的很担心。我以后还是想在邛崃成家,最起码在我退役之前,有个人能在家里照顾你,她可以陪着你。这样的话,我也放心些,不然,我在部队也不安心。

  1998年,经朋友介绍,赵庆珍认识了同样也是教师的邛崃姑娘孟永凤,当他在信中说出自己的想法后,善良的姑娘非常支持他。为了方便照顾老人,她当即就搬来和老人住在一起。

  赵庆珍:我担心程妈妈平时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,所以就想找个邛崃的姑娘成家。为了不耽误人家,我在信中提前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。她了解情况后,很支持我的想法,也表示自己愿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后来,为了方便照顾程妈妈,她干脆就搬过来和老人一起住了。

  两年后,有着共同的责任与情怀的赵庆珍和孟永凤在邛崃举行了婚礼,迈入了婚姻的殿堂。婚礼当天,夫妻俩在程妈妈面前,一同许下了承诺。

  赵庆珍:我对程妈妈说,现在我也结婚了,我们都是一家人了。妈,你现在放心了吧,我在这成家,以后肯定会一直在邛崃,我转业也会在邛崃。我还跟老人开玩笑说,我们将来要是有娃娃了,您还要帮我带,老人当时很高兴。

  这些年,尽管赵庆珍告诉程妈妈,老家的父亲还有两个哥哥照料,可是,程妈妈总觉得赵庆珍因为照顾自己,而忽略了他的亲生父亲,心里一直感到内疚。2003年春节,赵庆珍带着程妈妈和妻儿一家四口,回到自己的老家江苏徐州。那一次,父亲的一番话,让程妈妈终于放下了心结。

  赵庆珍:那年春节,我们是在老家徐州过的。我带着程妈妈、妻子和儿子回到老家,老家那边也都很高兴。我父亲比程妈妈年龄大得多,就对她说,大妹子,你放心,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!

  2007年,赵庆珍转业,在确定安置方向时,他既没选择留在驻地武汉,也没回老家徐州,而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邛崃,被安置分配到市委目标督查办公室,后来又先后在综合科和机要局工作过。工作中,他一直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。在目标督查办公室工作期间,他负责治理秸秆焚烧问题,农忙时节,他不分昼夜到田间查看情况,随时督查发现和解决问题。

  赵庆珍:秸秆一多,老百姓没法儿处理,就习惯性在地里面焚烧。我们督查人员发现了这一情况后,就在督查报告里给市政府提了个建议,希望市政府能和一些企业达成协议,对老百姓的秸秆进行回收和处理;同时,政府对企业也提供相关的优惠政策,这样既可以为市里减轻治理秸秆焚烧工作的压力,也有益于环境保护。

  在综合科负责采购工作时,赵庆珍也曾面临利益的诱惑,有些商家企图通过送礼等不正当方式获得供应协议,但赵庆珍从不为之所动,坚守党性原则。他说,虽然自己已经脱下了军装,但军人本色和党员初心决不能丢。

  赵庆珍:当兵这么多年,部队领导时常教育我,要远离歪门邪道。回到地方后,我又在党委机关上班,一直受到组织的教育,我不可能因为自己给组织抹黑。

  看到赵庆珍工作这么忙碌,程妈妈也心疼他。在他加班时,经常会到单位给他送上一口热乎饭。工作再忙,赵庆珍也会尽量抽时间陪程妈妈一起散散步、聊聊天。赶上休假的时候,他还会带着一家人出去旅游散心。2008年,赵庆珍拿出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套房,将程妈妈从旧房里接到了新家。在他和妻子的照料和陪伴下,程妈妈的身体硬朗了许多,晚年生活过得幸福安康。

  赵庆珍:每年我们都会带老人检查身体状况。我转业回来以后,因为陪她的时间相对充足,所以老人身体稍有不舒服,我们就带她到医院里去看医生。现在,她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好得多,这十多年来没再住过医院。

  每年清明时节,赵庆珍都会带着全家人来到烈士陵园给余江扫墓。由于当地城市规划建设需要,烈士陵园要搬迁,赵庆珍主动要求参与,当他亲自捧着余江的骨灰盒到新墓地的那一刻,他仿佛看到当初一起驾机在长空飞舞的英俊少年又回来了,两人当初在蓝天下的约定又在耳畔响起……

  冬去春来,日月如梭。如今,赵庆珍转业在邛崃已经整整14年时间。在这个异乡的城市,他一如既往地守护着这份特殊的亲情,无怨无悔履行着对战友的承诺。每当唱起曾经与余江一起唱过的军歌,他就会想起两人在军校里共同度过的青春岁月,心里头有许多话要向他说。

  赵庆珍:你的事情,我能够做到的,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到了。你放心,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承诺,而且会把老人照顾得更好,你放心吧!